<td id="p4tnl"><ruby id="p4tnl"><b id="p4tnl"></b></ruby></td>
    1. <acronym id="p4tnl"></acronym>
        <tr id="p4tnl"><label id="p4tnl"><listing id="p4tnl"></listing></label></tr>
      1. <acronym id="p4tnl"><strong id="p4tnl"><address id="p4tnl"></address></strong></acronym>
      2. <pre id="p4tnl"><label id="p4tnl"><xmp id="p4tnl"></xmp></label></pre> <acronym id="p4tnl"></acronym>
        <td id="p4tnl"><option id="p4tnl"></option></td>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咨詢報告

        中國“雙碳”目標報告:通過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助力碳減排目標

        能源發展網發布時間:2021-03-23 00:00:00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以下簡稱合作組織)近日在京舉辦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成果發布暨研討會。會議發布了中國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2030年能源電力發展規劃及2060年展望等研究成果,在國內首次提出通過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實現碳減排目標的系統方案。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主席、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理事長劉振亞在主旨演講中指出,我國實現“雙碳”目標形勢嚴峻。“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碳排放國,處在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的階段,經濟增長快,用能需求大,以煤為主的能源體系和高碳的產業結構,使我國碳排放總量和強度呈現‘雙高’。2019年碳排放量占全球的比重達到29%,其中,能源活動碳排放98億噸,占全社會總量的87%。”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在致辭中指出,中國提出的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雙碳”目標,體現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雄心和力度。但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要用不到10年時間實現碳達峰,再用30年左右時間實現碳中和,任務非常艱巨。“從碳排放達到峰值到碳中和及凈零排放,歐盟大體上需要60年左右的時間,美國要45年,而中國只要力爭30多年實現。”

        不僅時間緊張,而且任務繁重。解振華指出,目前,我國煤炭消費占比仍超過50%,單位能源的二氧化碳排放強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單位GDP的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發達國家的2.1倍。一些低碳、零碳、負碳技術的關鍵設備和工藝等仍需要進口,技術綜合集成、產業化與技術轉移推廣能力不足。建立低碳、零碳能源體系,需要付出艱苦的努力。

        劉振亞指出,碳排放問題的根源是化石能源大量開發和使用,治本之策是轉變能源發展方式,加快推進清潔替代和電能替代,徹底擺脫化石能源依賴。因此,他提出,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加快推進“兩個替代”是實現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的根本途徑。

        合作組織發布的研究報告提出,以特高壓引領中國能源互聯網建設,推動我國碳減排總體可分3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030年前盡早達峰,2025年電力率先實現碳達峰,峰值45億噸,2028年能源和全社會實現碳達峰,峰值分別為102億、109億噸;第二階段是2030-2050年加速脫碳,2050年電力實現近零排放,能源和全社會碳排放分別降至18億、14億噸,相比峰值下降80%、90%;第三階段是2050-2060年全面中和,力爭2055年左右全社會碳排放凈零,實現2060年前碳中和目標。

        在“一帶一路”能源合作方面,水電、風電、光伏等清潔能源已是主要領域之一。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發布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到2020年,中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中可再生能源投資占比大幅提升了近40%,超過了化石能源投資。

        “我們將進一步建立和完善相應的財稅、金融、產業、項目管理等政策,有效地控制煤炭和煤電,將繼續與各方一道建設綠色的‘一帶一路’,引導海外投資流向低碳和環保領域。”解振華說。

        有望2028年以較低水平碳達峰

        碳達峰是碳中和的前提和基礎。但我國經濟發展仍處于中高速增長階段,面臨著持續增長的能源需求、重型化產業結構以及高碳化能源結構帶來的挑戰。

        但合作組織認為,以中國能源互聯網為基礎平臺,加快推進“兩個替代”,我國有望在2028年左右以115億噸的較低水平實現碳達峰,并在2055年左右實現全社會碳中和。

        如何在2028年實現碳達峰?合作組織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黃瀚指出,以中國能源互聯網為基礎平臺,全面實施“兩個替代”,將讓煤炭消費得到有效控制,于2028年、2030年分別降至27億、25億噸標煤;讓石油、天然氣消費增速放緩,分別于2030年、2035年達到7.4億噸油、5000億立方米的峰值;讓清潔能源消費占一次能源比重將于2028年、2030年分別達到27%、31%。

        黃瀚指出,實現煤電盡早達峰、盡快下降是2030年前碳達峰的關鍵。煤電排放了全國約40%的二氧化碳,是我國碳排放的主要來源。“如當前煤電繼續增加2億千瓦,峰值達到13億千瓦,則煤電碳排放還將增長7億噸,即使花很大代價嚴控其他化石能源,2030年前很難實現碳達峰,并且將來資產損失巨大。因此,必須下定決心,加快煤電達峰并盡快下降。”

        黃瀚指出,與工業、交通、建筑等終端能源消費領域減排相比,以清潔能源發電替代煤電技術成熟、經濟性好,易于實施,是目前最高效、最經濟的碳減排措施。如果每年風、光新能源發電裝機增長1.3億千瓦,則可實現以較低的峰值達峰,并為碳中和爭取時間。

        合作組織經濟技術研究院院長周原冰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煤電退出后,電量缺口可完全由清潔能源補充,同時通過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風光儲輸聯合運行、需求側響應、大電網互聯等措施,能夠保證高比例清潔能源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

        “煤電轉型的關鍵是堅持市場引導與政府調控并重,控制總量、轉變定位、優化布局,嚴控東中部煤電新增規模并淘汰落后產能、開展煤電靈活性改造,將煤電從電量型電源向容量型電源轉變,發揮碳減排主體作用,為清潔能源發展騰出空間。”周原冰說道。

        逐步擴大與周邊國家電力互聯互通

        在國際合作方面,合作組織經濟技術研究院副院長李雋表示,要開創能源對外合作新局面,充分發揮跨國資源互補、地緣區位等突出優勢,依托我國特高壓和智能電網技術、裝備和工程建設優勢,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特別是我國與周邊國家的電力互聯互通,實現我國開放條件下的能源安全。

        “電力需求和資源稟賦逆向分布的基本國情,決定了我國‘西電東送’和‘北電南供’電力流格局不會改變,跨區跨省電力流規模還將繼續擴大。”李雋指出,2025年,預計我國跨區跨省電力流總規模達到3.6億千瓦,2030年達到4.6億千瓦,跨國電力流4250萬千瓦;2060年,預計我國跨區跨省電力流達到8.3億千瓦,跨國電力流1.9億千瓦。為了以大電網大市場支撐我國碳達峰,研究報告提出,要推動跨國電網互聯,利用周邊國家能源資源滿足我國用電需求,降低我國東中部能源電力生產碳排放,重點加快我國西部北部、蒙古、中亞、俄羅斯遠東清潔能源大規模開發,向我國東部、韓國、日本送電。

        研究報告列舉了五條主要跨國互聯通道,包括:中蒙聯網通道,建設蒙古-河北霸州±800千伏直流工程,利用蒙古能源資源,滿足我國華北用能需求;中哈聯網通道,推動建設2條±800千伏直流工程,將哈薩克斯坦風、光電打捆輸送至我國華中負荷地區;中韓聯網通道,建設威海-仁川和遼寧-平壤-首爾三端柔直兩個±500千伏直流工程;中緬孟聯網通道,建設1條直流背靠背和1條±660千伏直流工程;中巴聯網通道,建設新疆伊犁-巴基斯坦±800千伏直流工程。

        合作組織經濟技術研究院規劃一處處長宋福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電力互通互聯無論是對于中國能源互聯網的構建,還是對于“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都是非常重要的內容。目前,中國和周邊國家的電力互聯互通主要是采取邊貿的形式,比如,中國向蒙古以“點對網”的形式供應某個區域的電力;中國同緬甸、老撾、越南有一些低電壓等級的聯網。

        “但未來,隨著清潔能源逐漸成為我國能源結構中的主體,我國對外能源合作可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因為中國需要降低清潔能源的波動性和隨機性??紤]到中國和周邊國家的資源互補性,可以讓云南的水電和東南亞的風電、光伏和水電相互補充,為我國南方區域的電力供應進行補充。”宋福龍說,“中國的低碳發展也需要借助外力。長遠來看,有必要將優質的清潔的水電資源引入中國的負荷中心,以實現中國的綠色、低碳發展。”

        但宋福龍也指出,跨國電力聯網需要以政治互信為基礎,雖然“現在整體上看規模還不是很大”,但未來有可能會以2000萬瓦、5000萬瓦、7000萬瓦的規模不斷擴大,“可能在2030年前就能達到3000萬瓦左右”。

        促進“一帶一路”綠色可持續發展

        隨著我國為本國實現“雙碳”目標而努力,中國也在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能源供給向高效、清潔、多元化方向加速轉型。

        2月9日,中國人民銀行國際司副司長艾明表示,中國主要金融機構已經簽署了《“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在環境和氣候風險評估上,《原則》制定了相關的工具箱,金融機構可用其測算項目碳排放水平,提高氣候環境風險管理能力。人民銀行鼓勵中外金融機構進一步落實《原則》,科學評估相關風險,更加重視綠色投融資,共同促進“一帶一路”綠色可持續發展。

        隨著全球碳減排成為大勢所趨,中國大型能源企業也在加快在海外的清潔能源布局。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戰略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兼國際清潔能源研究室負責人黃俊靈在會上指出,圍繞“在2025年基本建成世界一流清潔能源集團和國內領先生態環保企業”的目標,集團將全力打造沿江最大清潔能源走廊、沿江最大綠色生態走廊、沿海最大海上風電走廊、“一帶一路”國際清潔能源走廊等“四大走廊”。

        黃俊靈說,為了服務于中國的“雙碳”目標,集團已明確提出,將繼續發揮在清潔能源方面的優勢,筑牢大水電的基本盤,加快風電、光伏等新能源發展力度和速度,力爭于2023年率先實現碳達峰,2040年實現碳中和。據悉,三峽集團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水電開發運營企業和我國最大的清潔能源集團,清潔能源裝機比例高達96%以上,貢獻的清潔能源發電量相當于節約近10億噸標準煤。

        不過,海外清潔能源市場并不是容易拿下的蛋糕。天合光能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高紀凡在會上提到一個有些尷尬的問題:雖然光伏產業是我國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其制造產能占全球70%以上,但這一產業的輸出主要以產品為主,“資本性的輸出有點困難”。究其原因,他指出,光伏電站的開發并網屬地性非常強,“有幾家企業在海外做得還行,大概每家積累幾個吉瓦到十來個吉瓦不等的規模,但比起全球的安裝量來講還是微不足道的”。

        因此,天合光能公司副總裁丁華章建議,未來,中國光伏產業在“走出去”方面是大有可為的,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沿線那些能源電力基礎特別差的國家。“不見得要從電網開始做,可以給一些園區提供分布式能源智能管控系統,不單單是光伏發電,還有整體的智能能源解決方案。”他說,“這既可以擺脫現在的這種無可奈何的局面,又可以帶來彎道超車的機會。”(21世紀經濟報道)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香港经典a毛片免费观看宫廷
        <td id="p4tnl"><ruby id="p4tnl"><b id="p4tnl"></b></ruby></td>
          1. <acronym id="p4tnl"></acronym>
              <tr id="p4tnl"><label id="p4tnl"><listing id="p4tnl"></listing></label></tr>
            1. <acronym id="p4tnl"><strong id="p4tnl"><address id="p4tnl"></address></strong></acronym>
            2. <pre id="p4tnl"><label id="p4tnl"><xmp id="p4tnl"></xmp></label></pre> <acronym id="p4tnl"></acronym>
              <td id="p4tnl"><option id="p4tnl"></option></td>